朝九晚五与浪迹天涯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n call him a man.

偶然发现,我的骑行头盔上已经蒙了相当厚的一层灰尘,才突然想起,我已经封车一年多了。曾经伴我翻山越岭的老驴子,如今安上软软的后座,载着女友温婉地穿梭于校园,只有已经泛白的十八号车贴,还记得老驴子曾经是一辆远征车。

其实还是会在某个瞬间,想起那些熠熠生辉的时光。

三年前的篝火晚会,黄河边;两年前的高原,藏民和青海湖;一年前的沂蒙山区和大海…

这一年以来,和女友过着另一种温文尔雅,涓涓流淌的生活。

或许,这才应该是生活的常态吧。变数还是会偶然发生,比如前段时间南北奔波忙保研的时候。尽管那段时间的每一个抉择和取舍都会影响一生,但是心里却把那段日子归为了平淡的分类。

连我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这种变化。前段时间看了书也看了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想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会看得心潮澎湃吧,而如今我竟然觉得那种故事有点荒唐。

也许可以说是我心态变老了吧,是的,我大四了啊,我今年都22岁了。人们常说,时光磨平了每个人的棱角,我倒觉得这不是可悲也不是可笑,而是一个人应该担负起的责任。

该是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正如龙舟一文所说的,生活就就像浪潮一样推着人们兜兜转转地往前走。保研前的一段时间我尝试过去找工作,在保研和一份还不错的offer之间徘徊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该关注的话题应该是行业,发展,生活和安家,而不再是青春,疯狂,热血和浪漫了。

生活终究是要归于平静的。《平凡的世界》里,金波带着半生的牵挂和沧桑回到那片青海大草原,终究还是把那些青春的故事永远埋在了心底;王满银浪迹半生,终究还是回到了平凡的家乡。

世界之大,人之渺小。

每一种精神都可以用不同的行为来寄托,也许不能行走跨过山河大海,我们仍然可以在娴静的午后把玩人间草木,岁朝清供啊。

在什么时候,就做什么时候该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才是应有的负责和姿态吧。男人们穿上统一的紧绷的西装,用领带束缚住自己的狂野,把自己削得像统一的活字一样镶嵌进社会这篇大文章里。

是的,男人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男生,都曾经有过大大小小的荒诞,狂野和激情。但是如今,他们肩负着家庭和妻子的期盼,他们需要理智和平和。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所以说青春里的很多事情真的是一期一会

也许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心底的浪漫情怀还会偶尔释放一下吧…

如果文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