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骑行 成都-西安-青海湖

骑迹

凌晨2点,经过26小时的火车旅行,信步走出济南站,泉城还在宁静的熟睡之中。山大车协2014远征就到此告一段落了。耳畔仿佛还回想着呼啸的风声,声嘶力竭的口号,加油和歌声……

我该拿什么来纪念生命中这浓墨重彩的豪放一笔?拿什么在日后悠长的岁月长河里唤起脑海中那片湛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原,那一群可爱的兄弟姐妹?

远征前

如果说高考之后很少有聚精会神去完成一个任务的机会,那么远征算是一个例外。药乡选拔,酷烈的阳光把水泥路炙烤得惨白,山坡蜿蜒而上似乎永无尽头,低头一下下骑车爬坡,天地间只剩下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轮下惨白的水泥路。选拔之后到远征前为了保持和提升体能,晚上夜凉如水,和众人去跑操场12圈,偶尔跑着跑着附近就只有自己,听着自己的呼吸,感受着跳动的脉搏,脑海里想着渺远的青藏高原和那神秘的远征。一抬头,一轮明月,自己仿佛在追随着月亮在跑。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追逐感的微凉与温馨。就这么追逐着月亮,跑着跑着跑进了远征开始的日子······

景物篇

芙蓉城 成都

早闻说成都慢生活,休闲而自在,果然如此。城市里广泛使用的玻璃幕墙把祖国西南这一颗明珠包装得晶莹剔透,而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带来的淅淅沥沥的小雨又把她清洗得干干净净。成都真的很干净,街道干净,市容整洁,连上世纪风貌的旧建筑也见不到别的地方常有的污垢和水渍。春熙路,宽窄巷,步履轻盈而斯文的成都人川流不息,各类商店充斥着新锐的创意,如果不是路人轻柔的脚步和路旁琳琅满目的小吃店,真让人突然感到似乎置身于东南沿海生活压力极大的新锐城市。而这里,在代表着新锐与现代的光鲜亮丽的玻璃幕墙外表下成都人悠然地生活着,偶尔看见有保镖看守着的神秘高级会所透露出其雄厚的资本,成都有丰富的夜生活,成都人会吃,爱打麻将,富庶的成都平原有资本供养起这美丽的城市和悠闲地生活。

走进天府广场,才发现成都慢得丰厚。城市中轴线两旁高楼林立,天府广场以一种平和温婉的成都方式告诉你,我以天府自居,毋庸置疑。
秀气,富饶,悠闲而多彩的成都。

pic1

绵阳梓潼

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县城,这并不影响她给我带来触动。是否四川的城市都那么爱干净?这只是一座县城,然而有着成都那样干净整洁的街道,房屋簇新,自行车道和公交站牌轻轻地错开,不用拥挤不用担心,轻轻地,慢慢地就能穿行于这座小城。小巷里树底下悠然拨拉着大葵扇的大爷大妈搓着麻将,干净整洁,外形统一的人力三轮散发出一种悠然自得的生活气息。

沿国道过来的风景让我突然觉得似乎回到了家乡,那熟悉的稻田,池塘,砖瓦房…想起在成都看见的紫荆花,中午在绵阳还吃上了久违的苦瓜和南瓜,突然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pic2.1

pic2.2

剑门蜀道

离开梓潼,地形开始变得狰狞。呵,这就上剑门了,天下雄关啊。梓潼到剑阁这一段路,一路都是不停地上坡下坡。走出平原地带,才突然意识到远征意味着披荆斩棘。剑阁峥嵘而崔嵬,国道在丛林中蜿蜒前进,山接着山坡连着坡,药乡与之一比顿时黯然失色。傍晚时分到达剑门七十二峰观景台,远眺朦胧的地平线,墨绿色的山像波浪一般起伏,又像刀削一样险峻。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写下当时的感动了,因为那种惊叹已经被而后的秦岭和青藏高原所稀释。远征路上就是不断地否定心中的壮美,曾经感叹怪坡的艰辛,在药乡才发现怪坡连大海中的一片浪花都不如,到剑阁发现药乡不过是小土坡而已,秦岭,自知人这一生时间,空间与见识的渺小;青藏高原,到这里已经不再感到惊讶了,心中开始笃信,这世界上一定会有比青藏高原更壮阔的景观,就像青藏高原比心目中高峰一样的秦岭更伟大一样。

剑门蜀道,就这么安静地躺在这里。走出剑阁之后,还能看到身后的山像屏风一样环抱着这座小城镇。

想起清明时节登泰山,怀着一股“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欣慰。现在才发现,大道无形。泰山的形象只留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嘈杂的声音。也许是因为泰山太出名,太聒噪,反而失去了大山应有的稳重与深厚。更为可笑的是,泰山之上有公路直修到中天门,然后有缆车直登极顶,也就是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登顶泰山,山上几乎每处石头都有名人留字,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爽。

而剑门蜀道,登临此处只觉得天地怆然,人烟稀少。平整的国道上少有车辆来往,却遇见了不少骑行川藏的勇士,风尘仆仆,或是我们下坡他们上坡,或是他们爬坡我们下坡。迎面相遇,不用太多言语,高举拇指,大喊一声“加油,坚持,前面就是下坡了……”简单而雄壮。

汉中

这只是一个沿途休整的小城,本以为不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想不到竟然也挺难以忘怀。透着历史的书卷气息,汉中虽然没有四川的清静灵秀,仍有着别具一格的吸引力。昔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刘邦逐鹿中原,平定三秦,一统天下,大汉天威四百余年源远流长,才有了今天汉族,汉人,汉语,汉服,汉文化的称谓。而后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远处岷县“天下第一武侯祠”也曾在我们的骑行中飞速掠过。作为汉文化的发祥地,汉中隐隐透露着历史的厚重感。

秦岭

沿着嘉陵江骑行,左边是奔涌的嘉陵江,右边悬崖峭壁,头上是高架桥,河对岸火车呼啸而过。108国道慢慢延伸到山区,在崇山峻岭中蜿蜒而行,汉水源,陕西界,羌南风光······呵,秦岭终于来了。横卧在川陕之间,不再是四川那种绵软的泥土山,而成了刚硬的石头山。G108在其中蜿蜒行进,数不清的上坡下坡……

没有一块刻着名人手迹的石头告诉你啊这是什么什么景点,没有一个谁谁登临处说哪个伟人曾经到此一游,秦岭她就这么安静地躺在这里,来到的人自然会体会到她的伟大,没到的人也能知道她是南北方气候直截了当的分界线。驾车的人只知道飞驰而过,感受不到攀爬的艰辛,只有凭借人力的攀援,才能真切地感受大自然的搏动。

路上遇见了几个徒步翻越秦岭的行者,还有好些骑友,依然是一声吼,“加油,快到顶了!”下午遇到一个同去西安的云南骑友,因为那天打前站,要求争取时间速度快,聊了几句他跟不上我们的节奏,便草草分别了。

连绵的秦岭,只不过是大自然的一道皱褶。天地之大,人之渺小。然而,人也是最强大的。每一个山坳里都会有一撮一撮顽强的人家,还有小学,明艳的国旗顽强地飘扬在深山老林中,有时候路过村落,路旁的小孩子惊喜地尖叫着,飞跑着,数着“一辆,两辆,三辆,四辆,五,六,七……”。某次下坡时突然看见一老一少,老人须发花白,背上背着个药娄,小孩子跟在老者旁边,仙人般飘逸。

翻越秦岭那一天我打前站,翻过去那天30公里一直上坡然后一直下坡,直截了当,干净利索。蜿蜒向上的国道看不见头,爬上去大汗淋漓,蠕动般的速度向上骑行,无数飞虫在眼前飞来飞去。终于登顶秦岭了,身为前站,飞驰下坡,黑河像小溪般涓涓流淌,有时候国道上前后十多公里没有人没有车没有房屋,一抬头只看到陡峭的山崖,和灼目的烈日。中午没有补给,不得不吃备餐。野旷无人,耳畔只有虫鸣鸟叫,风声呼呼,流水潺潺。

秦岭就这么过去了,2天翻越。也是因为见过后来的青藏高原,秦岭的印象模糊了,只有上坡下坡,密林,怪石嶙峋,人迹罕至。




大唐长安

请允许我固执的用这个地理位置上并不太恰当的名字来称呼西安,总觉得西安二字听起来有点秀气,大唐长安,这么叫才对得上她留给我的大气印象。

也许是秦岭隔断了南方那种阴柔的细雨和性格,也许是关中平原八百里秦川,金城千里,天府之国(渭河平原比成都平原早半个多世纪获得“天府之国”的美称)给了她毫不畏缩的雄厚资本,也许是秦汉唐以及十三朝古都威武的历史积淀让她有着气度不凡的威仪。西安给我的感觉就是大气磅礴,一拿出手就是亚洲最大的喷泉,亚洲最大的室内LED天幕,亚洲最大的火车站。

西安的大气造就了她开放包容的气度,回民街里熙熙攘攘,充满着异域风情,西安城的名胜古迹保留的很好,亭台楼阁毫不掩饰地告诉你这里曾经的威仪天下,古城墙上依然旗号鲜明,仿佛将士们还在驰骋沙场。大明宫,气势磅礴,一望无际,面积为故宫的4倍之大,大唐长安就是这样,根本不用掩饰她的雄伟。城墙之上能看到南边天际间秦岭像一道屏风,绵亘延伸。



甘南,黄南藏区

不知又爬了多少坡,翻了多少山。到这时爬坡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无论是5公里的上坡,10公里的上坡,还是十几几十公里,只要慢慢爬,总是能爬上去的,稳住呼吸,一下一下踏实的踩踏,山登绝顶我为峰。爬上了一座座高峰,就可以享受一段舒爽的下坡了。

黄昏时分,到达黄南藏区,社会实践3天。

飘扬的经幡,长跪不起的虔诚信徒。

这一片与世隔绝的神秘土地上,还保留着原始的热贡文化。我们的技术员去买辐条的时候听说,前些天热贡六月节,当地人买走了很多辐条,磨成长针,在六月节上青年男子把针穿透嘴巴以示勇敢,代表响应二郎神的召唤前去征战。若不是在土族人家亲眼所见带血的长针,真的难以置信这种只在电视上看过的情节。

黄南藏区内,寺庙林立,僧侣随处可见,民风淳朴,社会实践时随手敲开一家土族人的家门,他们便热情邀请我们进餐,当地的糌粑,为高原而生,能量高体积小。藏文,唐卡,刺绣,堆绣……大唐文成公主进藏时发源的宗教艺术,到现在带着亘古的馨香来到我们面前。精致的唐卡倾注了艺人的心血,一针一线,往往一个多月才能制出一幅小唐卡,大型的唐卡,需要几个人耗时半年或一年才能制作出来。

与当地人交谈,在这个远离喧嚣的地方,发现这里的人都很爱笑,容易满足。与一个货车装卸工聊天,老工人总是呵呵的笑着,生活很苦,可是他挺满足,最后分别时还想请我们吃西瓜。越是生活困难,当地人越是信仰自己的宗教,越是心存幸福。

幸福到底来源于富足还是来源于满足呢?

好一片与世隔绝的宁静与神秘。






青藏高原(青海)

终于到了这个神圣庄重的名字,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首先是九曲黄河第一弯,走出黄南不久就看到一条蜿蜒的小溪——对,那是黄河。此时的黄河河水清冽,只是一条一脚就可以把石子踢到对岸的小溪流,两旁崇山峻岭,悬崖峭壁。

河流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势单力孤,在山间艰难地回转,不懂事地发出各种聒噪。这时一块大点的石头都可以改变她的流向,而此时正是她充实自己的时候,见识过了悬崖峭壁,名山大川,经历过了激流奔涌,撕心裂肺,磨难和见识多了之后,她变得宁静,沉稳,不再细细地叫唤,而是静静的流淌,大道无形。而此时安静的她,却已经是势不可挡,大道无形。君不见历史上的黄河改道,“黄水源源不绝,前涨未消,续涨骤至,村落被冲,瞬成泽国,极目所至浩淼无涯;灾民皆散处山麓高原,搭盖窝棚,暂为栖止”。

高处不胜寒。有一天早上爬到海拔3200处,码表显示温度4度,穿行云中,能见度不过10米,云雾缭绕,手指冻僵。忽然一阵风吹来,云雾马上散开,不足10秒,天清日朗,马上看到了周围的山崖和手机信号塔,蔚为奇观。能明显的看到云的分界线,云低低的飘在山腰上,仿佛伸手可得。这里的景色已经与秦岭大相径庭,山上再也看不见树木哪怕是低矮的灌木。连绵铺开的只有草地,从云中延伸出来的草地,像一块完整的绿色绸缎松松垮垮随意地披在大地起伏的肌肤上,牛羊猪马像一粒粒,一簇簇小爬虫,可怜地蠕动着。我们呢?银灰色的国道笔直地撕开这一片绿直指地平线,艰苦地攀援,阳光强烈,寒风凛冽,气喘吁吁。

一片蓝,一片绿,一条银灰的笔直的国道插入地平线,简单大气。

在这里爬坡,没有树木和山弯,能看到国道沿着山坡盘旋而上,在坡底看起来真令人绝望,慢慢爬上坡顶之后,极目远眺,天似穹庐,天地之大,人之渺小,只想放声长啸。也难怪当地的歌声都是高亢嘹亮的。

这么大的天地,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悲怆与渺小感。当地人都有宗教信仰,甚至据乡镇领导说还保留着天葬的习俗,牛羊马自然死后骨头被供奉起来。天地太伟大了,人算什么?人世间那一点烦恼还算什么?

《平凡的世界》,金波那如梦如幻的青海爱情故事。人间多么艰苦的情结投掷于这片渺远的天地,都只配得上用“沧海一粟”来形容。8年的牵挂,8年缭绕的歌声又能算什么?窃以为金波看到这一大片天地一定会释然的。

人在迷离中才会反思,在觉得自己渺小的时候才能看清自己,金波在辽阔的大草原才感到自己那份感情的渺小,王满银,则在喧嚣的都市中突然有了一种无力感,才发现人这一辈子该拿起什么,该放下什么……

人很渺小,其实也很伟大。当看着这壮阔的天地时人会发现自己的无力,而当这一片壮阔向人发起挑战时,人的意志又能战胜一切。

海拔3000多,大风大雨,全身湿透,上坡累,下坡冷,豪迈的歌声,震彻云霄的加油。硬是爬完了一个又一个的坡……














青海湖

作为远征骑行的终点,来到时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心怡说,远征看过那青藏高原之后,以前看过的风景再也不算什么了。也许是这个原因,也许是神秘的青海湖只留下了两天的印象。

第一天雨骑,大风大雨,步履维艰,记得的只有故事没有风景。

第二天多云,骑友,草原居民占据了大部分的记忆,青海湖只是娇羞的露了一下脸。

第三天,再也看不见青海湖了。

环青的国道距离青海湖很远,只能看到一片片油菜花后面有一面明亮的镜子,隐隐约约,神神秘秘。距离最近的一次能看到微微的波浪。走近青海湖要收费,无数自驾游的旅客风光地向我们喊加油。这种声音听起来不一样,我们是他们的风景,被他们的相机收进他们只有愉快舒适的环青记忆里;而在剑阁,在秦岭,在高山上向我们喊加油的长途骑友,喊出的是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悲怆豪迈,苦涩与坚忍。




故事篇

其实远征一路,记忆最深刻的不是风景,而是那些人,那些事。可是偏偏这些故事写下来在篇幅上又不能和景物篇相提并论,只好自己留在心中,留住那风声,呐喊声,歌声。

没有亲自走过,真的不会知道这一路远征有多艰苦,多感动,说起来往往男默女泪。

出发之日,车协的伙伴前来送行,我们坐车去火车站,他们骑车一路追随。车协人就是爱拼命,从车的后窗看出去,一队人马紧紧相随,夜晚的霓虹映照出坚实的肌肉线条和流动变幻但是坚不可摧的队形,风驰电掣,流光溢彩。我们高升叫喊着加油,这一场送别特殊而刻骨铭心。队友们硬是凭靠人力,和我们坐的汽车同时赶到火车站。

每到爬坡的时候,队里总会喊加油,每到艰难的时候,队里总会唱歌。男生陪女生,推女生,寂静的山野被一片鼓劲声沸腾起来。

每天晚上开会,多少年后我们都还会记得,一屋子人,脚伸在同一个被窝里,听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敞开心扉娓娓道来自己一天的感受乃至自己的理想,车协人以诚相待,总喜欢默默地付出。每个人都在休息,技术员在孤独地补备胎;每个人都在聊天,队医走出温暖的屋子补充买路上的常备药;每一餐无论大家多饿都要等到追队的人来到才一起开始吃;每一个女生爬上坡顶都有一大群人热情的欢呼鼓励;当后骑每一次追上大队都有温暖的问候;备餐不够吃了总有人抢着回答我还有我还有吃的……我知道欢猪要考注会证,要读人大的研究生,我知道小萌哥要在二十一二岁的时候成为一名好车手,明年要再打破药乡的记录,我知道尼玛和照领他们竞技部钢铁般的情谊……或是昏黄或是苍白的灯光,房子外面高原的寒风呼呼叫嚷,那又算什么。亮队长说的,相依为命。

在元龙镇,见识了远征路上最脏厕所,那一天大家都淋雨了,中午睡在民居屋檐下,下午出发前屋里大姐端出一杯热水,可是大家谁都不喝,一杯水递来递去给队友暖暖手。

从岷县出来去夏河县那天,本以为下午的路很长很难走,可是下完一个坡突然看到路牌,夏河30km。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或惊险。

一路上主食从米饭到馒头到大饼馍馍到面食,还有幸尝到了糌粑,可是吃的菜总是川菜统治宇宙,每一个答应米饭供应管饱的老板总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远征路上的别人。在周至县,中午休息本打算在县政府外席地而睡,没想到政府办公楼里的公务员主动把我们让进有空调的办公室,像父母看着孩子一样慈祥地让我们好好休息,出发时财政局的阿姨主动提出来一大壶热水和一壶在我们睡觉时悄悄准备好的凉开水给我们路上喝;路上队员不舒服或者有意外拦下过不同的好心车;还有一路上给我们加油的路人……好心人都爱笑,明艳的灿烂的笑,看着让别人舒心,笑的人自己也快乐。另一种人,则总是黑丧着脸,斤斤计较。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正能量,这一种人的事情就不必说出来了。

大队的家文化。从宝鸡出来,霞姐爆胎了换车后发现工具不足,那天我是后骑,随技术员补胎追队,万不得已找到一家加油站求助,补完胎出发后又遇到一些小情况,大队已经走远。那一天已经做好了追队追一整个下午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追了两个小时后一转角就听到一片欢呼,大队就在那休息等人。追上大队真有一种到家的感觉,生理上可以放轻松点,心理上更是欣慰,大队里骑行有歌声,有笑话,有温暖。在临潭打前站,我去山脚下迎接大队,眼看着队伍从山上的一列小黑点慢慢靠近,看见大队靠近就像看见亲人一样,大队看到前站也是一片欣悦。

路上的艰难。

夜骑,进入文峰镇那天骑了150多公里,不得已大队夜骑。虽然很饿很累,但是全队一路上放声高歌。

雨骑,入夏河县的晚上,最后一公里的烂路,下着雨,女生坐车前往住处,男生先把自己的车骑过那一段烂路抵达住处,又返回把女生的车骑回来,回到住处发现女孩子们早已准备好一杯杯热的板蓝根;

原计划去倒淌河镇那天,远征路上最艰难一天,大风大雨,寒风凛冽,全身湿透。最后15公里的大长坡一路放声高歌硬是爬了上去,在坡顶,男生把仅剩的一点火腿和热水让给女生,女孩子围成一团默默哭泣,男生围在外圈给女孩子抱团挡风取暖,放声高歌,天地怆然,路旁的经幡在雨中凄惨地低着头。紧接着十多公里的冰冷大下坡之后,在一个废弃的加油站休息,都冷得浑身直哆嗦。女生在一个面店里休息暖手,技术员抓紧检查每一辆车的刹车,刹车块已经磨出了一大团泥浆。都进屋之后,只有默默的问候,没有任何人说一句苦,默默的把几碗热面条大家一起吃完……

环湖第一天,下着大雨,大风呼啸,亮亮爆了胎,换车后我与技术员追队时又爆了,风阻很大,全身湿透,冲锋衣的皱折上都积满了一汪汪的雨水,为了追上大队,速度不能放缓,雨水打在骑行镜上,视野一片模糊,风雨声呼啸,张大嘴巴全力呼吸海拔3200那一点稀薄的空气,雨水泥浆扑在脸上扑进喉咙令人窒息。

追上大队后继续前行,雨势变得更大,步履维艰。这时候队里又开始唱歌,转进草原上一处爱心安置点暂作休整,女生们都进了面积不大的安置点躲雨,男生在外面放声唱《水手》。同行环湖的别的骑友默默看着我们,默默放弃骑行把车扛上了汽车……

说是远征路上的辛苦,其实是乐观和感动。

黑马河乡,淋了三天雨不能洗澡,早上牵车出发时突然看到了绚丽的朝霞。一点点美都能让人无比感动。









远征过去了,属于远征队的默契总会留下。多少年后我们总会记起那段晨光熹微时就牵车出发,傍晚时分到达一个个素昧平生的小城镇的日子。大山,大河,大坡,大草原,伴随着“靠左”,“靠右”,“减速”的口号声和嘹亮的歌声渐行渐远。

流逝的是时光,留下的是感觉。

如果文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