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

感悟

大概是在济南生活的时间长了,生活的浪潮一浪一浪地打来,一点点抹去了一年前对这个北方城市的那种好奇心。

又到了一年一度端午,突然变得无比想念家乡的龙舟赛。

很小的时候,龙舟赛还是在桂江举行,所谓“短龙”。母亲领着我去江边看的龙舟,印象中那时候龙舟像牙签那样细长,在江心一上一下地晃悠前进,船上的锣手和舵手伴着龙舟的浮沉,铿铿地敲打着,一群汉子,手臂整齐划一地捣进江水里,翻起一阵阵碎玉,很快就到了终点,然后对岸领奖台那边传来欢呼和鞭炮声。母亲说,他们抬着烧猪和烧酒回去了。

母亲说她们小的时候,龙舟赛并不是在桂江上的“短龙”,而是从长洲头放龙,一直划到系龙洲,所谓“长龙”,还跟我说,她们小的时候,骑着单车从洲头追着龙舟追到洲尾。我似懂非懂,“长龙”好像真的很长吧,那一段水路,小时候跟母亲进城卖菜的时候坐着机船,要坐好久好久的。

然后父母亲越来越奔忙了,家搬了,我小学毕业了,上初中了,上高中了,防洪堤修起来,桂江水涨了又落下去好多次,木棉花红了又掉下去一批批,姐各奔东西各有了各自的生活。生活的浪潮一浪一浪地打来,那种微妙的情怀,就像那牙签那么细的龙舟,在江心晃啊晃,又像湍流中的一片小树叶。活在湍流中的小树叶又怎么能左右生活的浪潮呢?

反正是再也没有看过龙舟。

好些年过去了,“短龙”又改回了“长龙”,而我,也都高中毕业了。

高考完那一年外公说要看龙舟,爸妈不放心,刚好我也考完高考,就陪着外公挤到江边看龙舟。外公90多岁的人了,颤颤巍巍挤到江边防洪堤上,我兢兢业业地跟在他身后,旁边的大叔都忍不住对我说,小伙子你看好这个老人家啊。

那是我第一次看母亲好多年前告诉我的“长龙”。十点多的时候,龙舟来了,飞舟遏浪,呐喊声声。这时候外公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片小纸片,口中喃喃有词,“我昨晚看电视的时候都记下来了,看,蓝色的是长洲队,紫色的是龙圩队,咦,那个黄色的是什么队来着?”我不禁哑然失笑。

生活的浪潮兜兜转转,又以另一种姿态把我推回到那江边的龙舟赛,蜻蜓点水地让我看了一眼龙舟赛,又推着我漂摇到这遥远的北方来。

去年的龙舟赛是怎么样的呢?外公有没有记下来哪个颜色是哪个队呢?

想象戛然而止,一切不得而知。

今年的龙舟赛又到了,突然好想念。上网查了查济南的龙舟赛,不禁怅然。还是怀念家乡的龙舟赛,长龙,7500多米,一声炮响,十多条龙船群龙疾驰,每船20多人,整齐划一。

说不出喜欢龙舟赛的什么,可是就是觉得亲切,大概就是,家乡味。

故乡的一点一滴就像风筝线,看不见,却挂肚牵肠。

如果文章有用,请随意打赏